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西福步网_美丽福建生活网,今日中国故事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回复: 1

莆田黄瓜岛的变迁:从以海为田 到入股办航运公司

[复制链接]

727

主题

104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912
发表于 2016-2-27 10: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年关“返乡体”引得诸多关注,乡愁情怀、乡土观察、乡村社会治理皆在众人笔端呈现,有人痛心自己的故乡礼崩乐坏,道德沦丧,也有人追根溯源,探究家乡衰败的缘由,有学者认为,传统乡村的治理根本,本不存在改造之说,而应反思本建立在礼教之上的旧有传统,旧有文化并非那么容易失去。这一切都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被谈及,对于中国农村来说未尝不是好事。
    无论如何,中国的乡土社会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居于其上的农民,农业,农村不可避免地卷入时代的浪潮。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乡,其发展形态,社会秩序各不相同,其内在的变化肌理也各有异处。我在莆田一个海岛上居住了十七年,海岛独立成村,随着经济发展,近几年的渔业发展转型问题,乡村空巢化问题,教育均衡化问题以及宗族血脉的维系、甚至乡村老人的赡养问题都重新被乡人们提及。
    莆田黄瓜岛,这个世代以海为田的渔村,貌似远离尘世,偏安一隅,生活异常安逸祥和,但和中国其他乡村一样,没有多少人最终能保得全身,渔村不可避免地要卷进大时代的浪潮之中,只不过这种改变在岁月的流淌中显得悄无声息。
    随着岛上渔业的变迁,渔民择“良木”而栖,原始资本的日益积累,渐次改变着渔村的面貌,生活水平的提高是一方面,渔村空巢化益发严重,乡村教育日益失衡也是另一方面,如何维系这个渔村日渐式微的宗族血脉关系,也成了众多乡人日益重视的问题。而同样被乡人们提及的,还涉及乡村的建设治理层面,垃圾围岛,村道、码头防浪堤建设等问题。
    每个人有关于家乡的个人化表述,甚至因之而唤起的想象空间,我也有过关于家乡创作的念想,但要用少许篇幅讲述这个历数百载,生存其上的渔人们的面貌,除非用点魔幻现实的虚构笔法,在文学的世界里创造一片天地,否则少了基于田野调查之上长时段的关注,完全真实地记录觉非易事,我今日所描述的是介乎个人观感及有限的了解之上所做的故乡变化的笔记,仅此而已。
    经济变迁向海洋攫取资源几乎是唯一选择
    海岛元宵是正月初九,这天刚过,家人便开始商讨房子的装修问题,我们住在一栋六层的砖混小楼里,我爸和三个叔叔共四个家庭生活其间,每一个家庭分住一层,小楼已盖起多年,因为资金问题,外墙平整及装修事宜一直悬而未决。
    我记得2010年,远去西部上大学时,家族里已经为建房准备了诸多材料,筹备时间持续良久,我到现在还记得夏季傍晚时分,夕阳照在海滩上,几个光着膀子推着尼龙车取沙嘶吼的场面,其中就有我的身影。
    现在想来,取海砂作材料本身并不值得提倡。那些年岛上建房,就地取材的情况蔚为壮观,有人打趣说,老人家们日拱一卒的话,说不定可以把海滩的沙子取光。听老人讲述,早几十年前,人们还在海滩上露营,海水还不曾威胁到沿岸的居民。
    这种材料的准备工作持续了大约数年时间,那时期,比我们向海洋攫取资源更甚的还有采砂船,围绕海岛周围的非法采持续不断,最多时采砂船甚至达到了几十艘,关于采砂船作业影响海洋生态环境,甚至导致海岸线渐次退缩内陆的质疑之声也不时见诸报端。对于部分渔人来说,大海几乎是永远也攫取不尽的宝藏,但在如何生存的更好和保护环境之间,有时天然地存在着矛盾,而对于权力的监管,那永远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事实上,孕育采砂船成规模的土壤是早年福建沿海开发建设对淡水沙的需求,黄瓜村支部书记林国民说,早年江阴港、兴化湾南岸开发建设,沿海码头等诸多建筑项目兴起,往往要从闽清、福州等地运淡水沙,但囿于成本过高,市场需求量又大,海砂淡化成了非常关键的一环,采砂船便渐成规模。最高峰时,在兴化湾流域内,竟有上百艘采砂船,这中间自然有不少无经正常报备的非法采砂者。
    岛上不少人也曾踏上采砂之路,并自此改变家庭面貌。经过相关部门连续数年的打击,非法采砂的风气才最终被压了下来。
    林国民说,这些采砂船的存在曾为莆田沿海建设贡献甚多,但也在某种程度上解释着渔村的变迁,是当时渔业不景气时渔民们转型的一种无奈的选择。
    沿海货运市场走俏村民走上运输路
    黄瓜岛独立成行政村,面积仅0.7平方公里,如今岛上有6000多人,人口密度之大远非外人所能想象,过往时光,海岛人靠海吃海,几乎世代以捕鱼为业。
    岛上已届耄耋之年的老人吴洪恩说,渔业最为蓬勃时,岛上的渔船有数百艘之多,那时的鱼类资源丰富,价格也极为便宜,捕捞上来的鱼儿成箩筐地出现在市场上。“现在人们对野海鲜颇为时兴,对小鱼儿的美味也赞不绝口,对于那时渔民之家,家里的牲畜光吃海鲜,胃是没有空过的”。这种说法,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多有应证。
    不过,此种过度捕捞的繁荣在大自然长时间的循环周期之下,并不会持续太久时间,“近海捕捞毕竟资源有限,加上一些采砂船的往来活动,生态环境受到影响,而渔民们的捕捞工具及捕捞观念未能及时升级换代”,岛上人口众多,终究僧多粥少,单靠渔业资源尚不足以积累下足够的资本,寻找其他门路也变得更为迫切。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莆田江口因为著名侨乡,走私香烟一度成了风气,黄瓜岛也一度变成当时链接境外的中转码头,因之带来的人流和巨大的消费力让岛上兴起卡拉OK,电影院等场所,“有人还调侃,当时的黄瓜岛有小香港的美称”。我的二婶当时尚未嫁到村内,在九十年代时曾到访岛上,“电影院爆火,还得排队买票,饭店也开了不少,岛上的人出门在外说话的嗓子都大了”。
    吴洪恩当时还是村干部,他说,那时候海关抓得严,被逮住的不在少数,当地公安局也曾专门下到村里来盘问,“问你家人是否也从中参与”,而至于岛上幸运繁荣的暂短时光,在如今的人们看来,“那只是一时的假象”。
    到21世纪初,由于沿海货运运输市场走俏,薪水普遍偏高,岛上也有乡人认识到这块肥沃的土壤,甚至集资开办航运公司,部分村民纷纷入股,购买大型轮船经营运输。林国民说,早先沿海开发建设,房地产项目蓬勃兴起时,钢筋,建材的运输业务繁多,如此也带动了岛上一批渔民转型就业,一些人经过其他方式也渐次踏上了运输之路,“到2006年左右,村里从渔民转型到运输船,采砂船的已将近一半”。
    教育变迁
    学校学生数锐减新老师见风浪大扭头走
    这种转型代表着一种出路,不可避免地使乡人们在经济能力上获得提升,并与岛内的教育发生了紧密的联系。
    2012年,岛上经过撤点并校,将剩余的四十多名初中生并入镇里莆田第十一中学,黄瓜学校(幼儿园及九年一贯制)初中部正式撤销。这所最高峰时容纳近千名学生,早期获得过数次中考红旗、走出诸多大学生、引得其他乡村孩子慕名前来求学的学堂,在诸多人眼中开始有了点衰败的趋向,农村教育的不均衡化在这个村落体现地异常明显。
    林国民分析,过去城乡的教育尚未失衡的如此严重时,一些老师愿意进入海岛教学,学生人数众多,老师间彼此形成互相商讨切磋的教学环境,教学质量自然在逐步提升。但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城乡差距不断拉大,城乡教育资源的投入也各不相同,在乡村教师待遇无法保障,软硬件设备上无法及时跟上,加上海岛天然存在的交通障碍等因素,便会出现好的师资外流的情况,这种状况即便在笏石,江口等地也不例外,“好老师留不住,好学生自然会跟着走”,林国民说,对于那些有着稳定的经济收入的乡人来说,他们渐次在城里买房落户,甚或在城里谋生就业,学生出外就学成了一种趋势。
    如今,小学内尚存四十多位学生,十二名老师,六年级只剩下三名学生,“教学的气氛没有了”,小学校长吴国发说,十二名老师中,只有一名是外地的,但因为这些老师们大都年龄偏大,虽然教学经验丰富但新环境下的教学已较难适应,一些新媒体操作,新方式教学等面临障碍,一些音乐艺术类教学薄弱,部分老师要身兼多门课,而新鲜血液一直无法注入,一位村干部告诉我,上级部门曾指定一刚招聘进来的年轻老师欲进岛从教,对方到了淇沪码头,见风浪之大当即扭头就走。
    吴国发说,接下来的几年,部分上了年纪的老师将陆续退休,空出的缺额怎么补上将是个难题,让他感到少许欣慰的是,学校学生的成绩这几年一直在学区内名列前茅。
    宗族血缘关系日渐松散 70%的村民在城里置房
    据我从黄瓜村委处了解到的信息,截止2015年底的统计的最新数据,如今岛内有1625户,人口达到6988人,常住人口2000多,从岛内迁出的人口达到上千户,“百分七十的黄瓜村村民在城里置房”,林国民说,他从常年在城区跑的士的司机口中得知,莆田几乎全部的楼盘都有黄瓜村人的身影,这种说法虽略显夸张,但从中足可管窥渔村人城市化的进程。
    这种城市化不可避免地有其相反的一面,渔村逐渐空巢化,原有依托地缘、宗族血缘的关系逐渐式微弱化。
    初九元宵过后,几十个亲人于初十当天全部回城,吴洪恩突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这种感觉对于一直生活在渔村的老人来说,总归要经历。
    据黄瓜村村委主任吴新发介绍,岛上60岁以上的老人目前有580多人,但诸多老人随子女出岛生活,剩余留在岛上的老人,大部分从属那些从事养殖和渔业的家庭,也有一些因为子女出外务工,需老人照顾的情况,甚至有一些并不习惯城里生活而返乡居住的留守老人,但数量较少。
    吴洪恩有时觉得城里的人际圈子小,没有乡里乡亲来的熟悉,便会择机返乡,去庙里老人会逛逛,看一些老人玩牌,打麻将,也有的老人闲不住,尚有余力的,犁点田地,甚至帮养殖户收拾点龙须菜赚点外快。
    不过对于那些单个老人留守家里的,意外也随时可能发生,吴洪恩记得,此前就有一位老人如厕时昏倒在家,过了许久才被邻居发现。
    吴新发说,对于这些老人,村里鼓励村干部多关注走访,每年免费给他们定期体检一次,了解老人的身体情况并做健康备案。
    不独老人,事实上,即使有农村医保,渔村因病致贫的现象多少也在这个村落显现,就我所熟悉的就有几户因为大人患病,而最终停止了渔业捕捞,在治疗方面家人也投入了诸多资金,虽有报销,但毕竟有限。
    而让乡民们更为关心的,是随着岛内人口外迁而日渐松散的依托地缘、宗族血缘的关系。
    我的叔祖告诉我,过去居住在一起,乡里往来频繁,族内只要有碰到需要亲戚帮扶的情况,只要力所能及的大部分都会主动前去帮忙。如今,岛内人口外流,彼此工作繁忙,亲戚之间走访联系减少,对各自分支越发陌生。林国民说,岛上的居民隔着数代都沾亲带故的,这两年乡人也日渐重视起宗族血脉的维系问题。
    林国民说,今年就曾有两个家族借节日之宜在岛内举行了家族聚会,以联络家族情谊,而组织者大部分或为家族里具权威长辈者,或出外为官者、事业成功者等。在乡里老人们看来,这种聚会尤为必要,且需带有一定的强制性,“春节即是传统节日,元宵又有着团圆的意味”。
    乡人们也在此讨论乡村建设,比如,渔村的垃圾何时能处理干净,环岛道路何时建成,防浪堤何时建好,渔业转型面临的问题在哪?
    林国民说,莆田人守望相助,通过亲族之间传帮带的传统自古有之,和乡民们一样,他们正在筹备黄瓜村的同乡促进会,希望借助此平台联络同乡情谊,互相帮扶。如今,即便是生活在城里的黄瓜岛人,也在时刻关注家乡的变化,而通过这些人,渔村的渔业也开始和城里建立某种松散的联系,打捞的鱼可以直接运往岛上人聚居的小区或者岛上人自己经营的酒楼售卖。
    后记
    历经数十载,黄瓜岛渔村的面貌已大为改观,但围绕传统渔业的转型问题,真正成建制的远洋捕捞的商业化运作若脱离了政府资金和政策,以及技术能力的支持,转型恐后继乏力,且老一代渔民关于时间、成本的顾虑真实地摆在行政者的面前。
    类似的顾虑还分散在上述教育方面,部分留守老人的照顾赡养方面,甚至包括宗族血缘纽带日渐松散的层面。顾虑貌似无穷,但有一点始终无法否认,渔村早已走出0.7平方公里的地理限制,走入城市化及大时代的浪潮之中,并有乡人仍不忘家乡公益,希望重新嫁接我们日渐疏远的宗亲血缘之纽带,那跟传统的礼教一样,是维系传统农村的根源所在。而我也相信渔村自有其内在的运行机制,跟随着时代浪潮,不断地转变其身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智能建站

84

主题

252

帖子

21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33
发表于 2016-10-19 18: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智能网站
有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智能建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  申请友情链接   

本站提供网上自由讨论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任何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与我们联系.

我们将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
本站法人代表:陈上燕 QQ:791672780 E-mail:bodaxing@qq.com
我们一直在努力成为最好的社区论坛

Powered by Discuz! X3 返回顶部